回高中的科创动员宣讲

科创[写给老师看]

不知道现在的上大附中是否还像我当年那样管理严格, 那个时候的机电工程社是我高中回忆中最难忘的地方,我翘了无数次晚自习,好在最后上科大收留了我. 高中三年的时间里参加过很多科创竞赛和活动,比如说

  • 科技创新大赛
  • 未来工程师
  • 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
  • 两届青少年创新大赛
  • OM

也是这些比赛让我通过了北邮的自招初审,和上科大的最高档加分.

在同学的鼓舞下还去尝试了信息学奥赛, 虽然最后没有拿奖, 但是收获了很不错的人脉. 而且如果高中学过一些信息学奥赛,进了大学以后, 对计算机方面的课程很有帮助.

上大附中作为上大的亲儿子, 是能享受到相当多的资源的, 如果有SHU老师作外援, 显然会有很多优势. 在我做课题的时候, 可能是我家离大场比较远的原因,很遗憾的是没有利用好SHU的资源,学弟学妹们可以尝试去争取一下SHU的资源. 到了大学, 这些高中时期就能获取的资源也能让绝大部分同学羡慕.

到了大学以后, 我很快的加入了全校唯一一个计算机与科创社团,并且成为了核心人员. 在这里能遇到更多有意思的人, 做更多有意思的事. 比如说去年参加了 Intel 举办的黑客马拉松, 实现了一个实时的风格迁移.

和我一届的其它同学做的比我更为出色, 可惜他们今天无法亲临现场.

f7HEAo

选择[写给学生看]

在大学的概率论课上讲到过老虎机模型. exploration 和 exploitation 是相对的,需要交替的使用两种策略以找到最优解。如同老虎机一样,你可以继续摇第一个拉杆,因为它出奖券的几率更大,也可以选择摇第二个拉杆,因为这样有助于增进对整体的预测。

RTIbj9

I0N78O

那对于我来说, 通过高中的 exploration, 我很明白之后我要做什么, 并且也逐渐知道了我要怎样去做, 我希望成为一位计算机科学家, 并且更希望能够对这个世界有着更多的了解, 高中的经历让我思考并明白了这一点.

但容我最后提示一下, 各位明年或者后年依旧要通过高考进入大学, 诚然 exploration 能对自己的人生和未来有着更多的了解, 但在隧道中看到亮光的时候也可能是一辆迎面驶来的列车. 高中三年全力投入自己的兴趣爱好是真的值得敬佩和羡慕的事情, 但如果我和我当年的科创队友们因为一些随机性没有通过自主招生, 那么情况又会变得怎么样呢?

不会在宣讲中说的话[写给有缘人]

写完本文后去隔壁寝室和一位英才的同学交流了一下,并更深刻的探讨了老虎机模型. 他认为, 引导学生做科创并不是很负责任的方式, 因为大部分人最终还是会通过高考录取.

如果本金都输掉了,那还玩什么老虎机呢

我们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, 但是我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论.

作为一个大学中的失败者, 一个看不清自己前方的人, 一个差点连最珍重的东西都要失去的人, 我只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在老虎机模型中领悟到更深层次的, 最好能够超脱于我们理解的东西. 进入东川路/四平路/华夏中路之后, 又该如何自救呢?

我以前能给出答案,现在我也不知道答案.